首页 > 留学攻略 > 艺术留学 > 老师好|我教出来的学生,是要参加电影节的

老师好|我教出来的学生,是要参加电影节的

452
2020-08-12 11:42:03

建立人物与整个世界的联系,这就是电影。


Xue Tong

-斯芬克电影科系导师-

-斯芬克电影科系首席产品官-

导师背景:

加州艺术学院 电影制作专业硕士

学生录取院校:

美国方向:NYUUSCACCDSVASCADCCA等;

英国方向:UCLLFSUALCambridgeNewcastle

送我进名校的不是考试成绩,是电影

做电影,就是撒欢儿,就图开心。

有些人打小就特立独行、与众不同,比如Tong

对于学生时代的Tong来说,规规矩矩坐在教室里听课、写作业、参加考试,是简直不能更无聊的事情。但受好胜心驱使,Tong的学习成绩也从来没落下过。

直到高中,单纯考出好成绩已经不能满足Tong这个野小孩了,她贼溜溜的眼光看向了浩浩荡荡的艺考大军。

白纸黑字的考试太无聊了,我要学电影,艺考才好玩儿!

得到了母上大人的批准,Tong就立马收拾行囊,出门撒欢儿去了。

一个人参加艺考,在城市之间辗转流连,Tong把艺考这场盛大的艺术角逐,当成自我的释放,在这场释放中斩获了可观的战果,也找到了继续奔走的方向。

本科四年,Tong眼睛都没眨一下,就把这大半的青春交给了电影。

毕业之后,为了向国际顶尖的电影大佬靠齐,Tong将自己的战场向太平洋西岸转移,带着一腔赤诚,走进了美国顶尖艺术院校——加州艺术学院。


热爱艺术的话,就去留学吧

艺术留学,让我确信天赋这件事。

远赴大洋彼岸学艺术,为Tong这个野孩子带来了什么?

Tong: “专业能力的大幅提升,校内校外跟随业界大佬拍摄的实践经历累积... ...不过,这都不算什么。

能力和经历,这难道不是留学的终极意义?

Tong: “不是,或者,不全是。

也许大多数人留学的初心,是为了提升专业技能和经历背景,”Tong老师说,但你要来了才知道,比这些更重要的是,你人生的可能性被开拓了,比知识与技能更宝贵的收获,是对自我的认知和肯定。

其实艺术人大都经常自我怀疑,怀疑自己的选择,怀疑道阻且长,更怕在艺术这件事上,没有天分可言。但有着开放前沿艺术氛围的加州艺术学院,帮Tong老师确定了一件事——天赋不仅存在,还要放肆利用!

自从踏进电影行业的门,”Tong说,我就没想过停止。

看上去放浪形骸、不服拘束的Tong老师,做起电影来却细致入微、真实平和;人物,是她永恒的主题。

Tong把自己丰盛的好奇心,聚焦在了形形色色的人物故事上。她捕捉每一个瞬间的变化,记录真实却不还原真实;她尊重故事本身,却也不忽视电影的戏剧性和想象力。

为了做出有真情实感、有温度的电影,Tong的许多片子会从自己的经历出发,细致地刻画某个具体时刻里的意识涌现。


比如Tong的作品《冬春》,讲述的是10岁左右的留守小女孩,从每天和男孩子一起上山抓野鸡、爬高墙,到想要穿裙子、扎辫子,从此对自己的性别在某个瞬间有了清晰认识的故事。

而这个角色的原型,就是从小就男孩子气十足的Tong老师自己。

这部作品成功入围圣巴斯蒂安和南方电影节,展映时获得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好评,也让Tong更加坚定了自己做电影的风格:简单,真诚,动人。

而在这个收获的过程中,加州艺术学院在电影创作上提供给Tong的灵感、资源、机遇,都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所以,真的热爱艺术的话,就去留学吧!这是Tong对自己说的话,也是她想对广大艺术学子说的话。

学生惊到词穷,OFFER拿到手软

做电影,规矩别太多,野心别太大,让观众相信的作品,招生官也会相信。

Tong在指导学生做电影作品集时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保持真诚,与观众树立信任。

虽然Tong打小就是枚敢闯爱闹的野孩子,可是面对电影时,她却坚持:不要有太大的野心,就挑你最想讲的东西,真真实实地讲出来。让人相信的,才是好电影。

在这样的指导方针下,学生在完成作品的过程中,纷纷褪去了浮躁与功利,为了讲好故事而回归创作的本真。

哇!”“我去!”“这也行!

说来也怪,一群脑洞大开写剧本的学生,在对Tong老师的教导有方表示认可时,发出的竟只有无数个哇!我去!这样词穷的惊叹。


没办法,因为Tong不按套路出牌的指点,并没有预留给学生们用常见的表达去回应的时间——“鬼才老师的灵感点拨说来就来,问题学生们的问题迎刃而解。

创作路上最常见的绊脚石,就是灵感枯竭了。

这一点包括Tong自己在内也深有体会。但是,她有自己独到的解决办法。

跟我学编剧,从来没有固定的课堂。

卸掉包袱才能轻装上阵。Tong老师帮学生卸掉包袱的有效办法,就是从他们的爱好入手,把阻碍创作思路的绊脚石逐一击碎。

和爱喝咖啡的学生去星巴克写剧本,带爱看夕阳的学生去天台讨论电影情节。在这些开阔的环境里,学生们从情绪到思路,也都跟着活跃起来了。

这也就是Tong老师的目的所在了——虽说这是个教学的过程,但她不希望自己的学生在创作中感到一丝丝师生关系带来的压力,或是受到封闭教学空间的限制,她希望他们用最放松的方式思考,拍最有自己风格的故事。

作品集的标准?不存在的!我有一千个学生,就要有一千种作品。

在十分注重培养学生个人特色Tong老师看来,每一个学生,都有他们自己的特点。

作品集的标准?不存在的!我有一千个学生,就要有一千种作品。

Tong老师认为,发觉学生的优势,比告诉他们怎么做电影更重要。


比如新闻转电影的学生Ziyue,准备作品集时是个典型的开题困难户,刚开始写剧本时总是受限于无灵感无思路,相比其他学生,完成作品集的难度更大。

新闻这个东西,讲的都是别人的故事嘛,与其逼着她写个人故事,不如让她利用本专业优势,先从别人下手。

Tong老师的建议下,在时间紧张之际放下焦急的Ziyue转换了策略,停止了日复一日对电影灵感的疯狂探索,开始心平气和地用一段时间去浏览社会新闻,以她专业的新闻视角出发,去感受人间百态。

与其他从审视自我入手剧本的学员不同,从别人的故事反向切入的Ziyue,竟意外地挖掘出更多的灵感与对创作的感悟,并最终拿下纽约大学、伦敦电影学院、查普曼大学和加州艺术学院等众多顶级艺术院校的导演专业,战绩颇丰。

对于学电影制作的同学来说,拿到顶尖艺术院校的offer只是开启自己电影人生的重要一步,而每一个电影人都应该拥有的梦想,就是走上红毯,站在电影展映礼上欣赏自己的电影!

预约专属留学顾问,轻松拿到offer:

登录斯芬克官网,在线预约您的专属顾问;
即刻拨打400-0024-006预约;
更多资讯活动,扫一扫关注小程序或公众号